期货入门基础知识,818期货学习网

通知公告
2019年期货公司最新排名个股期权基础知识AA类顶级大公司开户,手续费加1分钱微信扫一扫,财富管理好期货最新手续费期货最新保证金一手期货多少钱一手50ETF期权多少钱

真实故事说风险:难逃期权卖方的“死穴” 一次亏损5000万港元!

818期货学习网   时间:2021-06-07 16:49   来源:网络转载



本文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期权风险的真实故事,作者是香港的一位财经大V,主人翁是他的一位相识多年的朋友,以做期权卖方策略为主,却在一次交易中亏损了5000万港币。

 

从事投机交易,你要知道的是,所有稳中求胜的交易员,他们都有几个共通点:就是永远不能全力一击,无论用任何策略,每次都要做好最坏打算,才不会在一次失误中阵亡。

 

希望这个故事能让所有期权投资者重视风险,引以为戒。

 

NICK, 是我一位至今已认识30多年的战友,比我更早几年进入金融市场,可以说交易经验丰富,而在期权方面,Nick却是在2002年和我在一次闲谈中得到启发而开始。

 

自从接触期权后,他不学自通,更舍弃了大部份的期货交易,从而专注于期权交易多年。

 

他有实际的期货交易经验,也有先上战场再修正武艺的个性,与我一样,未学完武功就急着下山闯荡江湖,我们皆相信:在江湖上的一年经历,胜过山上苦练10年。

 

阿Nick无师自创了一两种期权交易策略应变,而且用之以恒,10年如一日。

 

他开始研究期权两个月后,再与他见面时,我们的话题已经离不开期权操作上的心得交换,谈个不亦乐乎。

 

他只作卖方交易,只做无对冲的Naked short(裸卖)。

 

以前习惯炒卖期货的他,很快进入状况,期权卖方操作比起期货风险低很多,因有时间值的帮助,应对在他以前的期货交易方法上,可说是得心应手,非常顺利。

 

因为期权卖方,在小幅度错向时,经常仍可保持其获利状态。因为有时间值的优势,渐渐的成为习惯,并放大杠杆,减低过往期货交易时,时刻定好止损的习惯。

 

刚开始我们都是以美国市场外汇指数及商品的期权为主。

 

到了2006年,Nick因为转往证券行工作,每日接触的均是香港股票期指及股票的交易,很快的,他已经从美国市场转移到香港期权市场他并鼓励我参战。

 

而我当时接触香港市场的,只限于恒生指数,期权对于香港市场的个别股票印象并不深刻。

 

一路向北,一次阵亡

 

Nick持续以全卖方(short)的交易习惯出手,与我刚进入期权市场一样把卖方交易视为一条康庄大道致富的捷径,我两都曾以为期权交易非‘short’莫属。

 

他的个人特色是永远对自己的交易充满自信,究竟是自信使他成功,还是因成功的交易才使得他更自信,我想两者皆有吧。

 

认识多年,个性沉默老实,但却有着非人类般的斗志。

 

表面上永远看不出他所受的压力有多深,但只有我明白因为他有着与我近似的交易个性:做了再说,做了再研究,先下战场再学打仗,以真交易来印证不同策略的好坏,不喜纸上谈兵,不会拖泥带水,该做就做。

 

2007年,因为他的过于自信过份,利用卖(short)的时间价值优势不断逆势加仓,持仓比例越做越大,到了一个引爆点时,却成为灾难的起点。

 

在2007年的‘直通车狂热’中,自‘奇迹日’跌破20,000点后,奇迹般的收市时升回,恒生指数开始了历史上一段从2万点,两个月内上升60%的惊人涨幅。

 

那一段涨幅,Nick以卖出买权(short call)为主,以属于价内(ITM) 的卖出沽权(short put)对冲已经从价外(OTM)进入价内的卖出买权(short call),但还是没法解决当时的急升错向而带来大额损失。

 

原因在于:

 

因为升幅过快,港交所还来不及推出恒指价外期权买权(call),指数已经升超过,所以被逼short call 高Gamma值的ATM (At the money)期权行使价,即很接近指数水平的行使价,而且隔天即瞬间升越,在突破26,000点时,升幅更快,一去不回。

 

期权卖方的“死穴”

 

期权卖方的优势,很容易让人在没有机会时寻找机会,在单向升势时,逆市‘沟货’,以为时间价值会与以前一样,会冲淡亏损。

 

而阿Nick经常用卖出沽权(short put)对冲卖出买权(short call),而灾难式的不断向上时(当然事前不知道是灾难式),买权(call)以倍数上升,而沽权(put)只以成数下跌。

 

所以沽权(put)的利润根本对冲不了买权(call)的损失,有鉴于历史走势,阿Nick轻视了这波‘狂升’,起步时将部位不断放大,到升破27000 点时,只能作转月的动作,而不够按金再加大注码,损失到了回不了头的时候,只能继续在逆势中转仓转月,且战且退。

 

到了不得已时才在超高引伸波幅(IV)的情况下,因为按金严重不足才醒觉。

 

市场力量,升势一发不可收拾,IV(引申波幅)高涨时,权利金偏高,而指数从价外升至价内时,浮动亏损已经以10倍来计算。而按金当然比起当初入市时的价外期权也贵上几倍,证卷行又偏偏爱在升跌势最急时加收按金,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被逼止蚀,已经是3万点之上了。

 

那次他把多年累积的盈利一次奉还,而且连同他新增的客户们的亏损,总数超过5千万元港币。

 

读者们看到这里最大的疑惑一定是:亏损5千多万后,他是否从此离开金融市场或是已经破产或是从此改变裸沽(Naked short)的交易策略?

 

大家都想错了,他仍然活跃在期权市场上。他把策略修正,但其实我觉得没有改变多少,几年一遇的灾难性亏损,没有使他彻底改变。

 

2007年后,阿NICK沉静一段时间,也刚好逃过了一年后金融海啸的冲击。其实即使没有淹没在2007年直通车的‘升灾’也难逃2008年的金融海啸的股灾上,只是早了一年而已。

 

以期权卖方交易相对期货的每入市即见浮动盈亏,在心理层面上,期权是踏实多了,所能忍受的浮盈浮亏也拉慢,拉远了。

 

但问题出在放大交易量,因为卖方利润有限,尤其是在引伸波幅(IV)不高的情况下,会自然放大杠杆。所以表面来说,期权卖方交易比对期货风险低很多,优势多很多,但会让人轻视止损点的重要,即使已经是个有经验的期货交易员。

 

当杠杆放大,而又遇着单向走势时,风险自然更大顺境时养成放大杠杆的习惯,逆境时会造成一次奉还。

 

这是从事卖方期权交易员的一个‘劫’。

 

作为一个从1989年便靠交易维持生计的我,从来都坚信所有稳中求胜的交易员,他们都有几个共通点:

 

就是永远不能全力一击,无论用任何策略,每次都要做好最坏打算,才不会在一次失误中阵亡。

期货手续费【与交易所同步更新】
期货保证金【与交易所同步更新】
上一篇:做期货,比赚钱更难的是什么? 下一篇:“变”才是市场永恒的主题

联系我们|投稿中心|广告合作|网站地图|免责声明

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4220号